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首诊得效

发布时间:2020-01-24 21:27:10

摘要:患者是一位中年女性,就诊时言近几日无明显诱因出现左侧腰部疼痛,无法俯仰、转侧,只能直挺挺地站着,稍一放松或转动则疼痛发作,咳嗽及活动时加重,无伴双下肢放射痛。近几日曾过度负重。察色按脉未见明显异常。通过患者症状及病史,初步诊断为“闪腰岔气”。

首诊得效

2016年5月28日我在医馆上班接到一位患者,言称数周前因胸部岔气在本馆经戚博士行调衡针治疗2次后痊愈。这次又出现腰部岔气,想过来针刺治疗。恰逢当天下午戚博士出差在外,遂由我接诊。

患者是一位中年女性,就诊时言近几日无明显诱因出现左侧腰部疼痛,无法俯仰、转侧,只能直挺挺地站着,稍一放松或转动则疼痛发作,及活动时加重,无伴双下肢放射痛。近几日曾过度负重。察色按脉未见明显异常。通过患者症状及病史,初步诊断为 闪腰岔气 。

此乃腰部之扭挫闪伤,患者因力举重物时用力过猛,或因搬动重物换气失时力有所不及,而造成腰部经络气血一时郁塞损伤而得病。遂拟行循足太阳膀胱经各穴针刺治疗。

以毫针刺同侧支沟、上白、中白三穴,得气后行针的同时嘱患者咳嗽,并感受疼痛有无减轻,并刺同侧足太阳膀胱经委中,委阳,阳陵泉,昆仑等穴及董氏奇穴对侧肾关,留针 0分钟,期间每15分钟行针1次。半小时后取委中、委阳、阳陵泉、昆仑、肾关,患者自觉转侧时疼痛减轻,遂令其缓慢弯腰、转侧,动时行针,此时弯腰、转侧时疼痛基本消失。嘱其明日再来巩固治疗。

始料不及

以为闪腰岔气这等小症寥寥几针就可搞定,出乎我的意料,谁知第二日我在医馆上班又接到这位患者的,言称昨日针刺后今日反而疼痛加重明显,甚至痛至无法起床,言语之间颇有责难之意。

这头我再次询问她病情,是否昨日回去后有负重加重病情的可能,又生怕是它病所致,嘱她到放射科拍个腰部X线检查再来就诊。她言昨日针刺后疼痛确实明显减轻,但谁知昨日回家,走上公交车的瞬间腰部疼痛再次发作,昨夜忍痛难眠,无法转侧,稍一动弹,则有一股气流从腰骶部直冲至腰部,遂后发作疼痛,程度剧烈,数秒即逝,因惧怕疼痛,今日早晨一直不敢起床更衣,痛苦异常。并称上次经戚老师针刺1次后症状明显减轻,两次而愈,此次经我针完疼痛反而加重,不肯到医院拍片,再三要求我请戚老师为她针刺。因戚老师仍在外出差,需得明日才能回到。这头我也是焦急异常,告知她戚老师明日才能回到,帮她约了戚老师明日针刺,也劝说她今日若疼痛无法忍受,可暂到医馆再行针刺缓解疼痛,她却如何也不肯再来针刺,除非另有它法。

我挂了便思索起来,此症明明是闪腰岔气,为何经循行经针刺后暂时缓解,但又加重?此病机仍是一时气滞而已,莫非针刺也有病重 药 轻,药后反重之说?亦或患者先天肾虚,经行针后经络暂时得通,但此次调动肾气去通膀胱经,反致肾气再虚,遂致加重?思来想去,觉得第二种可能性较大,此时非得再配合用上灵谷、大白等穴方能得效。可患者既已坚持不再针刺,这便如何是好。

此时灵机一动,想到《董氏治疗穴》有关闪腰岔气一节称 委中点刺放血效果尤速 ,遂联系患者,告知她若今日下午疼痛难耐,可来医馆行放血治疗缓解疼痛,明日再请戚博士针灸治疗。那头听到放血疗法可缓解疼痛,情绪便缓了下来,称下午若可起身,便可坚持到汉古做治疗。

陷入困境

下午约 点左右,我正在看诊,那患者便缓缓从一楼走到诊室过来,我让她稍坐一会,接诊完手头的病人,便再次询问她病情。她言今日疼痛未见缓解,无法穿衣服,是让家人帮忙方能到医馆就诊,我令她弯腰试试,她不敢,只能让她尝试趴在治疗床上,准备行委中放血。谁知她准备趴下时突发 啊 地大叫一声,说是腰痛发作,昨日回家直今,每次发作均如此痛苦。待她完全准备好,趴在治疗床上时已因疼痛发作而大叫 -4次,惹得门外候诊的患者面面相觑。

我心中嘀咕起来,从未见过岔气如此严重的病人,万一委中放血仍未能奏效,可如何是好?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消毒,寻两侧委中处络脉约 处,以针管点刺出血,,留罐10分钟。

在这10分钟之间,我又接诊了一个病人,从来没有如此煎熬难耐的10分钟。10分钟后,我去取罐,果不出我所料,疼痛未能缓解。可她已然趴在治疗床上,却无法起身,因一动弹则疼痛发作。此时进退维谷,她问我是否还有其他办法,我便将我之前的思考告知她,期盼她与我共同努力尝试解决这个问题。她叹了口气道 那也只能试试看了。

于是我摒弃循经取穴,按董氏奇穴治疗,依法刺对侧灵谷、大白,双侧后溪、支沟,动气行针后,留针15分钟,再来行针。

在这15分钟之间,我又接诊了一个病人,同样是如此煎熬的15分钟。在这15分钟期间,接诊病人之余,心中忙加思索,若是此次依然不得效,又有何法?15分钟过去后,我去行针,患者依然动则痛作,无法坐起,我再刺同侧腕顺,又留针15分钟。

这边诊室外面有几个病人焦急等候就诊,治疗室中趴着一位患者因腰痛无法起身,更是焦急异常。一会忙着接诊,一会忙着行针、取针,此时似乎已到绝地。

绝处逢生

时已忙到下午5点多钟,那治疗室中的患者已整整趴了快一个下午。待到最后去取针时,她才勉强可坐起来,但仍然无法弯腰、转侧,动则症状如前。此时已遍用肾关、太溪、后溪、支沟、灵谷、大白、腕顺、阳陵泉等各穴,我无奈道: 最后一招了。最后加用这个穴位,若仍然无效,我也无计可施了。

加用的这个穴位是董氏奇穴的马金水穴,在脸部直下至颧骨下缘一分五凹陷处,可治、闪腰、岔气、肾炎、鼻炎。说此穴能治腰痛,无法可依,怪异异常,所以我从未用过。用上此穴,那也是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

谁知经刺一侧穴位后,患者立马自觉腰部轻松了一些,双侧刺毕,腰部僵硬感已缓解大半,我遂在它穴做捻转提插,令她缓缓弯腰、转侧,此时并未发作疼痛。心中讶然,此穴虽是怪异,却有奇效。遂在此穴上行针加强针感,留针15分钟。此时患者已然可以弯腰、转侧,但我却未敢大意,防重蹈覆辙,在渐将它穴的针取去时,仍未敢撤马金水穴针。直待取完所有针,马金水穴已留针45分钟。

治疗完毕后,患者弯腰、转侧未作疼痛,自觉腰部轻松,笑吟吟而去。此时我心中才敢松一口气。她临别时道 你明日若还在,我仍找你扎。

第二日来诊时说昨天回去后疼痛未复发,今日再来巩固。我嘱咐她不可再做负重,此后至今闪腰岔气未再复发,还介绍过两个患岔气的病人到医馆来治疗。

祛风散寒,活血止痛。用于风寒湿邪、气滞血瘀引起的四肢麻木,腰腿疼痛,筋脉拘挛,跌打损伤,闪腰岔气,脘腹冷痛,行经腹痛,湿寒带下,积聚痞块。

京都儿童检查多少费用
长葛市中心医院
哈尔滨最好的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济宁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阜阳癫痫病在线咨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