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补天道 五零八 何人所托,终有一别

发布时间:2019-09-25 21:08:51

补天道 五零八 何人所托,终有一别

那声音清软,乃是个妙龄女子声口。

孟帅一怔,就要出去,鸿鹄脸色沉下,抓住他道:“不许出去。”扬声道:“问她什么事。”

孟帅莫名其妙,道:“你管这么多做什么?”

鸿鹄瞪着他,道:“是女的你就不许出去。”

孟帅道:“这个只是朋友。”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会突然出现,虽然鸿鹄拉着他,还是挑开车帘,往外看去。

只见外面站着一个窈窕少女,头戴面纱,面目朦朦胧胧看不清楚。

是她?是她

第一个是她,指的是这个面纱少女,竟然在会场上见过。

她就是最后跟着另一个青年进来的那少女,那个青年还跟孟帅抬杠,抢过银尸。当时孟帅只觉得那青年的敌意莫名其妙,好端端的横杀出来跟他dǐng着于,却完全没注意到这个带着面纱,从头到尾保持沉默的少女。

而另一个是她,却是孟帅刚刚在车里听到这少女的声音,已经把她认出来了,没想到她就是这个少女。

那少女道:“既然您认得孟帅,那能替我转交一封信么?”

那马车夫得了鸿鹄的指示,道:“好吧。”

那少女道:“多谢。这瓶丹药,是谢谢您的。”説着把一封信笺和一个丹瓶递了过去。

那马车夫迟疑了一下,一起接过,道:“还有什么话要带到么?”

那少女道:“都写在信里了,若是他再追问,就説我挺好的,勿念。”説着转身要离开。

孟帅挑开帘子,身子一钻,出了车厢,道:“马姑娘留步。”

那少女一回头,风吹起面纱,露出半张雪白的面孔,正是马月非。

在鼎湖山上,孟帅曾和马月非同路,后因故中途分手。他介绍她去薛明韵处。但后来孟帅跟薛明韵确认过,并不曾见过马月非。他还暗自奇怪,以为马月非自己离开,又或者身处危险,遭遇什么意外,他还暗自担心过。

没想到,马月非居然自己下了山,还在这里找到了自己。

马月非见了孟帅,露出一丝笑容,道:“孟兄,一向可好?”

孟帅道:“我自然好。你去哪儿了?我一直担心你。”话音未落,就听耳边一声咳嗽,却是鸿鹄,他嘴角一抽,只得停止寒暄。

马月非道:“我要回家了。”

孟帅奇道:“你怎么回去?找到了商队?”

马月非道:“不跟商队,我找到了同乡,他正好要回去,顺便把我也带回去。”

孟帅道:“同乡?哪个同乡?就……就拍卖会上那小子?”

马月非道:“是他。他带我回去。”

孟帅道:“他可靠么?你相信他?他什么身份,家里是哪儿的?”他很怀疑那小子,原因很是朴素——这孙子跟我作对,能是什么好人?

马月非道:“当然相信,他是我们的人。”

孟帅奇道:“你们的人?益州马都督的人?”

马月非摇头,笑道:“应该是我説的不准确,是你们的人。”

孟帅更是稀奇,反应了一会儿,才道:“你説是姜家的人?”他来大荒好久了,差diǎn儿忘了自己原本算姜家的人了。

马月非diǎn头,孟帅道:“他是姜家的哪一号人物?”

马月非道:“他当初是姜大帅手下的将军。”

孟帅道:“纵然当年是姜家的将军,这么多年了,也不知可靠不可靠,你可别轻信了他。”马月非绝非心有城府的人,还有些大小姐的天真,孟帅可不觉得她看得准。

马月非笑道:“放心吧,他……很可信。”説着低头一礼,道,“我是来跟你道别的。再见了,你要是今后再回家,咱们还能见面。”説着转身跑开。

孟帅望着她的背影,眉头紧锁。不过他也看出来了,马月非信任那人,恐怕在自己之上,自己多説,恐怕自讨没趣。

个人有个人的选择,孟帅也不能强求,正要回去,突然一惊,道:“不对啊。”

那青年年纪轻轻,比姜期年龄还小好几岁,怎能是姜廷方手下的将军

补天道  五零八 何人所托,终有一别

?姜家二十年没人进入大荒,这个青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可见是扯谎

孟帅惊怒交集,跳下车来,道:“马姑娘,你等等。”

一直追到街道里,马月非行踪杳然,眼见是追不上了,他不由气恼道:“坏了。”

就听有人道:“什么坏了?”

孟帅一回头,就见鸿鹄站在后面,白衣飘飘,仿佛欲乘风飞去,道:“你来了?吓我一跳。”

鸿鹄道:“你可真行,跟着薛姑娘,上了我的马车。从我的马车里出来,又追了马姑娘而去,你可真是潇洒啊。

孟帅拍了拍脑袋,道:“真是邪了门儿了。这么多年验证,我也不犯桃花,怎么今天一天都让我赶上了?马姑娘是我一个旧相识,谈不上多少交情,可也不能让人被她坑害了啊。”

鸿鹄道:“你若真想知道那人的底细,我可以帮你问问。”

孟帅一怔,道:“问谁?”

鸿鹄道:“问大荒盟啊。你道谁都能做前三排么?大荒盟这么安排座位,总是知道些底细的吧。”

孟帅拍了拍脑袋,道:“是了,多谢提醒。我都懵了。不过大荒盟本身是一群糊涂蛋,要不然也不会把对头放到第一排正中央,一diǎn儿没察觉了。”

鸿鹄道:“那是四大家族的人太狡猾了。”她説到这里,欲言又止,道,“回去吧。”

孟帅diǎn头,抬头一看,只见影影绰绰的,前面已经到了百鸣山的住处,道:“我快到啦。这diǎn儿路程,坐车不值了。”

鸿鹄道:“好,那我们走回去。”

孟帅转过头,见黑夜中她白皙的面孔,越洁白如玉,秀美绝伦,轻轻diǎn头,道:“好,走吧。”

两人默默地走着,也没有谁挑起话题,就这么缓缓的在街道上散布。空旷的大街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不知不觉,离着大门还有十丈,两人同时停下了脚步。

沉默持续了一阵,孟帅觉得自己该开口説话,问道:“你……你能在大荒呆几天?”

鸿鹄道:“马上就回去。或许明天吧。”

孟帅一呆,道:“这么快?”

鸿鹄道:“我本来不该下来的。既然你没事,我也不能久留了。我毕竟还是凰金宫的鸿鹄。”

孟帅嗯了一声,道:“是。你如今有职责在身。也没关系,来日方长。”

鸿鹄道:“是啊,来日方长……一年之后,古战场开启,我看能不能下来。”

孟帅笑道:“来日方长,一年也不算多长,不要勉强。我肯定是要上去的,一上去就来找你,岂不比你来回折腾的强。”

鸿鹄diǎndiǎn头,两人对视一眼,鸿鹄突然道:“对了,我有一句话,你别道我是私心。”

孟帅笑道:“你都这么説了,我能觉得你是私心吗?”

鸿鹄道:“好,那我明説了,你最好不要跟四大家族的人来往。”

孟帅一怔,道:“为什么?”

鸿鹄道:“四大家族的根据地,在中州。凡是中州的势力,都和乾坤四宗门有脱不了的于系。”

孟帅惊道:“你是説……”

鸿鹄道:“薛家倒不是乾坤云中城那边的,但乾坤四宗门和四大家族的关系差不多,可能冲突多一些,还有争斗,但本质上还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四大家族背靠四宗门,我不是説他们现在就怎么算计你,但是若有一日乾坤宗门要拿你,他们的选择很清楚。”

孟帅心中一惊,如一盆凉水浇头,闪过了很多念头,道:“我会小心。”

鸿鹄道:“小心最好。在大荒一切都要小心,这里是没有秩序的地方。”

孟帅笑道:“难道五方世界就有秩序么?”

鸿鹄挑眉道:“别的地方不好説,在南方世界,凰金宫就是秩序,我就是秩序……之一。”

孟帅笑道:“我知道,你是一条好大的大腿,等我上了上界,一定紧紧抱着你这条大粗腿。”

鸿鹄呸了一声,道:“什么大粗腿,你才是大粗腿。”説着就去打他。

两人説笑了一阵,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这时,只听得马车声碌碌,原本跟在后面的马车缓缓赶了上来。

鸿鹄怅然道:“我的车来接我啦。”

孟帅道:“嗯,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刚刚你送我到门口,我现在送你。”説着拉住鸿鹄的手。

鸿鹄一呆,也没有挣脱。

孟帅牵着她的手,送她到车边,道:“早diǎn回去,一路顺风。”

鸿鹄嘴角一挑,道:“説得这么轻松,你这是盼我早走啊?”

孟帅道:“岂有此理。你明天什么时候走?我再送你。”

鸿鹄摇头,笑道:“算啦,还是你説得对,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你跟不跟我回去?”

孟帅没想到她説出这么一句话,道:“不行啊,我是有计划地。”

鸿鹄道:“可是我怕百鸣山护不住你,或者他们算计你呢?与其在这里陷入危机,不如跟我回去。”

孟帅坚定的摇头,道:“没有的事儿。我肯定能应付。到时候去找你。”

鸿鹄叹了口气,仿佛下定决心似的上了马车,垂下车帘,马车缓缓前进,渐渐消失在街道中。

孟帅目送车子离开,这才反身回到百鸣山的院落之中。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怎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怎样啊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看病怎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怎样坐车最快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技术怎麼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