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绝世邪君 第二百七十四章 朴泉的真实身份

发布时间:2019-10-18 23:31:04

绝世邪君 第二百七十四章 朴泉的真实身份

“呵呵.朴老头.你败了.”

两枚金光舍利被秦石收入体内.他似笑非笑的挑下嘴角.冲朴泉道.

一道冷风拂过.卷起朴泉的黑色长袍.令他愕然迷惘的睁开眼.望着眼前那清秀的面庞.不由深深的震撼一下.

他回想起刚刚.那金光舍利中传來的可怕吸力.差点将他几十年的精神修为吞噬.这令他有种毛骨悚然的后怕.

“我.我败了.”

虽说不愿承认.但朴泉却输的心服口服.刚才如果不是秦石手下留情.现在的他恐怕已经躺在大殿外面了.

事情之迅速.令在场的人都沒回过神.好像只是眨眼间的功夫.一切就从开始演变到了结束.甚至诸人都沒看明白秦石是怎样获胜的.

但总之.秦石赢了.一招胜了朴泉.

“好.好强……”苏铭咕噜咽下吐沫的声音.将沉寂的气氛给击碎.他和尹沫、诗兰、秦殇、四人是最惊讶的了.

朴泉的实力.他们都知道.王灵境中期.并且有可怕的精神力修为.就算是普通的王灵境后期都未必是他的对手……可是.秦石竟一击战败了他.

“妖孽……”

苏铭除了这个词.再也找不到能用來形容秦石的词了.

“呵呵.认就好.就怕你不认.”

秦石耸了耸肩.旋即收敛起那浅淡的笑.郑重道:“朴老鬼.现在可以说说.你有什么办法了吧.”

“嗯.”朴泉苦笑的摇了摇头.旋即他手心一晃.一枚赤色的令牌浮现在他的掌心.在这令牌上的中央.可这一刻铿锵有力的赤字.

“这是……赤炎令.”

戛然间.大殿上的气温下降.所有人的目光炽热而起.纷纷盯住朴泉手心上的那块令牌上.

朴泉点了点头.笑着道:“嗯.有这枚赤炎令.想要保下你们秦家和秦宗.应该是搓搓有余了吧.”

盯着赤炎令.秦石十分意外.他想到过朴泉会用很多方式.但惟独沒有猜到会是赤炎令.

他认可的点了点头.道:“确实.有赤炎令的话.焚天宗确实不敢造次.但我想问问这赤炎令不是只有帝国的将帅.和皇室嫡系才能拥有的吗.你上哪里弄來的.”

“那你就别管了.”

“怎么能不管.如果你这赤炎令.和诗兰的焚天诛杀令一个來历.那到时候我连哭的地方都找不到.”秦石瞪了瞪眼.声音提高几个分贝.

朴泉怔了怔.秦永峰几人也是愕然的眨了眨眼.不解的将目光抛向诗兰.当中带有丝丝幽怨:“焚天诛杀令.她有焚天诛杀令.”

“嗯……”

“她的焚天诛杀令.是什么來历.”

“偷啊……这世上真沒有啥是她偷不來的了.”秦石撇了撇嘴.十分无奈的说句

.

听得此言.在场的人先是错愕一下.旋即才同时松了口气.特别是秦月玲和许道颜.紧捏着的手缓缓松开.

但诗兰的面色却有些难堪.使劲的抿下樱唇.

“呵呵.你小子.真是够天真.赤炎令这么重要的信物.是说偷就能偷來的吗.”朴泉的声调有些古怪.说话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朝诗兰瞄了一眼.

和朴泉对视一眼.诗兰有些心虚的低下头.

“那你的赤炎令究竟是什么來历.”秦石并未察觉到这幕.好奇的问句.

“哼.不瞒你了.本尊可是赤炎帝国上层符魔师.每个月拿着帝国的高额俸禄呢.”朴泉仰起头.很傲然的拍下胸板.

“上层符魔师.”

这个消息.让秦石有些意外的咂舌.其实当初在提起麟宇的事时.秦石就感觉到朴泉的身份不简单.

当时.朴泉说是他游历大江南北.所以才掌握到这些精准的小道消息.但秦石不是傻子.帝国那么机密的消息.岂是寻常人能够知道的.

而且.朴泉对帝国的关系.可谓是掌握的了如指掌啊.哪个小道消息能达到这种程度.那还能叫小道消息吗.

但.现在听到朴泉说起这些.秦石心中恍然大悟.暗骂这个糟老头不讲究.口风严的厉害.半年都沒提过.

咂舌的不光是秦石.在场的人都十分意外.特别是秦永峰几人.瞪大眼睛:“这位前辈.您也是符魔师.”

“当然.想当初.你孙儿还受过我不少的指点呢.”朴泉冲着秦永峰等人挥了挥手.说起话來脸不红心不跳.底气十足.

秦石的眼角却抽搐一下.他可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受朴泉的指点.

吧唧吧唧嘴.秦石非常拆台的道:“呵呵.爷爷.别捧着他.一会有他求咱们的时候.私雨姐一会可要把持住.千万别轻易的放过他.”

“嗯.”

几个人有些听不明白.秦私雨更是羞红个脸.道:“石头.什么啊.”

“呵呵.朴老头.愣着干嘛呢.人就在你面前了.你还在这跟我装矜持.还不赶紧去争取啊.”秦石笑眯眯的朝朴泉哼一句.

听到秦石的话.朴泉是恨得牙根直痒痒啊.心里暗骂有这样过河拆桥的吗.

但爱徒心切.朴泉还是迈上前.难得露出和蔼的模样朝秦私雨道:“嘿嘿.小姑娘.你想不想成为符魔师啊.只要你拜我为师.我保证让你成为帝国里.闻名遐迩的符魔师.”

“什.什么.”

“拜师.这位前辈要收私雨为徒.”

听到这个消息.秦家人全惊呆了.秦天宇的面色露出大喜之色.秦天行和秦飞几个小辈则是羡煞的望着秦私雨.

秦私雨却半响沒有回过神來.秀红的脸上升起丝犹豫.

下一句.全场惊呆.秦私雨的美眸眨了一下:“我……我得考虑考虑.”

“……”

在场的人都傻了.朴泉更是瞪大个眼睛:“考虑.考虑什么啊.我靠.你和这臭小子真不愧是亲姐弟啊.都在这拿我开涮的是不是.”

秦石同样怔了怔.他也沒料到秦私雨会说出这话.

在后面.秦天宇和秦永峰急了.赶忙推了推秦私雨:“私雨.你考虑什么.不赶快答应这位前辈.这可是你的好机会.”

听着劝说声.秦私雨却露出为难的神色.旋即偷偷的瞄眼秦石.小声道:“可是……可是石头说.不让我太轻易的答应.”

一句话.所有人恍然大悟的呆愣住.

秦石同样张大了嘴.最后苦笑出声來:“呵呵.以前怎么沒感觉出來私雨姐这么温柔听话呢.真是岁月变迁.人会改变啊.”

但在他感慨的时候.下一秒一道恨不得能杀人的目光恶狠狠的刺向他.朴泉的两眼冒火.拳头捏的吱吱作响.

秦石毫不怀疑.如果他现在不点头.朴泉肯定会马上扑上來将他撕成粉碎.

不得以下.他赶紧点点头.示意秦私雨答应朴泉这个疯子.

这一下.秦私雨才落落大方的点下头.

朴泉瞬间大喜.几十年的心愿终于了结.对他來说沒有什么比收徒弟这事更重要了.

开心的不光是他.秦家人也同样开心.拜朴泉为师的话秦私雨就等于迈向符魔师的行列.这样的话秦私雨将來的前途可谓是不可限量.

在诸人欣喜时.秦石沉默一会.

“现在有了赤炎令.秦家和秦宗也就安全了……那么.是时候该让焚天宗吐血了.”

秦石轻哼的呢喃一声.旋即独自走到秦月玲的身旁.抓住秦月玲的手道:“小姑.你别担心.我一定能救出巧儿.”

“嗯……”

秦月玲红着眼的点点头.道:“一定要救出她……”

和秦月玲对视.秦石收起以往的顽劣和不羁.神情格外严肃的郑重的点下头:“一定.一定会.”

秦石仰起头望了望天.马上就要黎明了.

同样察觉到东方微微泛起的光晕.秦永峰想让秦石休息一夜.道:“石儿.明儿早你在出发吧……”

“不.我必须现在动身.”

秦石却很坚决的摇下头.因为他知道.耽搁一分钟.许巧儿就多一分钟的危险.他必须立刻.马上.动身前往焚天宗.

这一次.谁都阻拦不了他.白玉汤必须要死.

对于秦石的性格.场上的人多少都了解些.望着秦石坚定的目光就沒有再开口.

“那走前.总要去看看你母亲和冰儿吧.”犹豫下.秦天擎迈上前的说一句.

秦石的黑袍抖动一下.提到母亲和冰儿令他的思绪纷飞.黑眸中有些失神的黯然.但最终他坚决的摇下头.

他不是不想.是不敢……因为他知道.如果他现在去.非但不会让琼淑瑶安心.反而会令她更加的担心.为此冲着秦天擎道:“不了.老爹.你照顾好娘.告诉她孩儿沒事.等我救回巧儿后.再去看望她……”

秦天擎无奈的摇下头.眸中却露出丝丝欣慰.郑重的拍下秦石:“嗯.你长大了.知道让爹娘放心了……我和你娘.在家等着你.等着你回來.”

“放心.孩儿还沒娶媳妇.沒让你跟娘亲抱上孙子呢.我可舍不得死.”秦石微笑一下.很洒脱的朝秦天擎道.旋即便深深的吸口气.欲转身离去.

“石头.我们和你去.我们能帮你.”

就在秦石转身的片刻.苏铭、秦殇、尹沫、诗兰、四人同时站起身的迈上前.

望着四人.秦石却摇下头:“不.你们留下.帮我照顾秦家.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可是……”苏铭几人再次开口.

不等话音落下.秦石挥手将几人打断:“兄弟不和你们矫情.我一个人行动方便些.你们跟着我反而会影响我.”

听到这话.苏铭几人的神色黯然了.秦石说的话并不无道理.凭他们的实力和秦石去焚天宗.非但帮不了秦石.反而会成为秦石的累赘.

为此.苏铭无奈的点了下头:“别让兄弟等太久.”

秦石笑着点下头.但这时.诗兰却迈上前.她很坚决的盯着秦石.道:“不行.我要跟着你.你答应过不会抛下我.”

“诗兰……”

秦石怔了怔.他很少看见诗兰这般坚决.

“石头.让她跟着吧.说不定能帮上你.”但这时.书中玉的声音突然响起.

听见书中玉的话.秦石不解的怔了怔.但他从來不会质疑书中玉.为此在心里挣扎一下.冲着诗兰道:“行.但你要听我的话.”

“嗯.”诗兰大喜的点下头.

两人在诸人担忧的目光中.离开秦家大殿.

迈出秦家大殿.秦石走出荒镇门口.站在那石门的下方.他的嘴角微微朝上一挑:“呵呵.白玉汤.既然你敢伤我秦家.那你是真的要死了.就算是焚天宗也保不了你.”

长沙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陇南妇科
湖北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湖南妇科
陇南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