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华文文学研究亟待超越乡愁视野

发布时间:2019-11-20 00:15:01

  “谈到华文文学,我们会自然凸显乡愁的主题。事实上,从文体、语言等方面探讨华文作家创作的价值同样重要。而且惟其如此,对文学本身的研究才会更加深入。”11月2日至 日山东苍山举行的“第二届王鼎钧文学创作国际学术研讨会”上,评论家王保生一语道出当前华文文学研究面临的重要弊病。

作为本次会议研讨的对象,王鼎钧在华文文学界享有盛誉,与余光中齐名,被称为“一代中国人的眼睛”,但在大陆却并不为读者熟知。他1925年出生于山东苍山一个传统的耕读之家。1949年辗转到了台湾,开始用本名和“方以直”的笔名,在台湾各报纸副刊撰写杂文专栏,并从事舞台剧和小说创作。1978年应新泽西州西东大学之聘,他到了美国。1990年退休后定居纽约。

在长达大半个世纪的创作生涯中,王鼎钧著作近40种,以散文产量最丰,成就最大。其中,他创作于上世纪70年代的《开放的人生》等三本励志小品文辑成的“人生三书”和近年创作的《昨天的云》、《怒目少年》、《关山夺路》、《文学江湖》等多卷本回忆录在华文文学界产生广泛影响。

基于作家特殊的人生经历和深厚的文化渊源,乡愁意识和家国情怀成为本次研讨会谈论的重点。与会者认为,“乡愁”是贯穿于王鼎钧文学创作中的一个主旋律,是其散文创作的灵魂与华彩,也是其家园情怀的重要表现。更重要的是,王鼎钧的写作彻底颠覆了旧有的传统故乡形象,形成独特的乡愁美学。

与会者认为,在发端于上世纪60年代的台湾散文变革中,王鼎钧的创作体现出强烈的原创精神,其在继承传统散文精华的同时,将小说、诗歌、音乐等艺术因素融入其中,极富艺术感染力。另外,他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广博的历史文化知识,也使得他对我们民族的历史和文化性格有着深刻的洞察力。因此,他的创作不失散文必备的生活细节,又具有抒情史诗般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

对于王鼎钧的回忆录,与会者更是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中国新文学学会副会长、评论家古远清认为,仅就其中的一册《文学江湖》来说,其艺术魅力就不亚于齐邦媛的《巨流河》,其中包含的历史文献价值和艺术力量,更有待充分挖掘。因87岁高龄不便回国,王鼎钧没有出席研讨会,特委托美国华文文艺界协会会长、华人作家刘荒田致贺信。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张炯,首届王鼎钧研讨会组织人、海南师范大学教授毕光明等在内的200余名海内外专家学者出席了本次会议。本次研讨会由苍山县政府联合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中国散文学会、美国华文文艺界协会共同举办。

  (编辑:邵钰杰)

保定治疗白癜风费用
重庆专治癫痫病医院那家好
宁波治疗阳痿费用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赵成元
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