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会议纪要应否公开

发布时间:2019-08-23 00:25:49

核心提示:今年1月,赵正军向卫生部政务公开办公室提出了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生乳新国标制定时“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编写的会议纪要”。

10月17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要求卫生部于法定期限内对河南省消费者赵正军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予以重新答复。

今年1月,赵正军向卫生部政务公开办公室提出了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生乳新国标制定时 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编写的会议纪要 。

1月20日,卫生部拒绝了赵正军的申请,称食安国标委是 技术机构 ,其会议纪要不属于卫生部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

随后赵正军一纸诉状,将卫生部告到了法院。

申请会议纪要遭拒

事件的起因要追溯到2010年4月,卫生部发文公布了 生乳 (GB19 01-2010)等66项新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在此标准中受到社会关注的是有关生乳收购的两项标准发生了变化。

此前,我国生乳收购标准是每毫升细菌总数不超过50万个,蛋白质含量最低每百克含2.95克。

但是,生乳新国标提高了每毫升的细菌总数,却降低了每百克生乳中的蛋白质含量。

根据2010年出台的生乳新国标,生乳收购中每毫升细菌总数提高到了200万个,而蛋白质最低含量下调至2.8克。

据记者了解,新国标中生乳蛋白质含量低于发达国家 .0克以上的标准;而菌落总数放宽4倍后,是美国、欧盟标准10万个的20倍。

广州奶协理事长王丁棉曾 炮轰 此标准是 被大企业绑架,中国乳业新国标是世界最低、全球最差 。

就在新国标出台后不久,赵正军正式申请卫生部公开生乳标准制定过程的会议纪要。

我就是想搞清楚生乳新国标是不是被某些企业绑架了? 赵正军说。

并且赵正军注意到,在2010年出台的新行业标准中,没有关于起草人的具体介绍,而1986年《生鲜牛乳收购标准》中,注明了起草单位和主要起草人。

1月20日,卫生部拒绝了赵正军的申请,并作出了一份《非本机关政府信息告知书》,其中拒绝公开信息的理由是: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是负责审查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草案科学性和实用性等内容的技术机构,其会议纪要不适于卫生部政府信息公开范围。

收到卫生部答复的赵正军坚持认为,卫生部作为掌握会议纪要信息的行政机关,负有公开信息的法定义务,遂决定诉诸法院。

法院判令重新答复

2012年2月16日,赵正军将卫生部起诉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决卫生部公开他所申请的政府信息。

本月17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了判决。

法院认为,赵正军所要求公开的会议纪要属于卫生部在履行其法定职责过程中制作的政府信息,但此案不涉及上述会议纪要是否应当公开的问题。

法院判决驳回了赵正军要求判令卫生部公开会议纪要的诉讼请求,并判令卫生部在法定期限内,对赵正军的申请予以重新答复。

据了解,庭审中,卫生部对于不公开信息的主要依据是《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工作的意见》。

这份文件中规定,行政机关在日常工作中制作或者获取的内部管理信息以及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一般不属于《条例》所指应公开的政府信息。

也就是说,卫生部认为,赵正军所要求公开的会议纪要属于过程性信息,一旦公开,可能影响社会稳定,增加行政管理工作负担。

根据国办5号文,从立法目的来说,并不能一定推导出会议纪要属于过程性信息。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程洁介绍说, 不能简单说国办5号文是对 信息 的涵义做了 限缩性 解释,否则文件就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2条的规定相冲突。

本报记者了解到,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2条中规定,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

程洁告诉记者: 并不是说所有决策前的信息都属于内部信息或者过程性信息。况且,此项决策已经做出。

程洁表示,在我国的语境中,会议纪要常常具有 准决策 性质,应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

程洁认为,立法过程一般都应该按照法定程序征集意见。同样,制定强制性标准也应该组织听证,进行公开。

并且,凡当决策涉及重大公共利益事项时,会议纪要中的事实内容应当公开。

如果其中有不应当公开的内容,可以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22条的规定,进行区分处理。 程洁说, 比如采取不公开参与人、公开观点的折中方案等等。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师胡俊宏指出,我国现行国家强制标准制定过程中的公众质询环节形同虚设,普通群众不能直接参与或者得知标准制定过程中的细节以及相关信息,这样必然导致标准的出台是由少部分特定人群把持和操纵。

强制性标准的起草部门一般是专业技术委员会,只能代表特定人群,通常是企业界的利益。 胡俊宏说。

双方理解迥异

对于法院判决中的 重新答复 ,该作什么样的理解?

是判令卫生部依法公开这些信息?还是卫生部只要给出一个答复,就算执行了法院的判决?

在赵正军看来,自然是卫生部依法公开其所申请的信息。

赵正军说: 我对这个判决的理解就是,法院已经把卫生部的那几个不公开的理由基本上都否定了,重新答复的意思就是卫生部应该公开有关的会议纪要。

而国家行政学院杨伟东教授认为,法院的判决,只是确定了卫生部属于承担公开该信息的义务主体,至于随后是否公开,还得由卫生部自行裁量。

杨伟东说: 卫生部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做出公开的决定,也可以做出部分公开的决定,当然它也可以以别的理由拒绝公开,也可能说这个信息压根儿不存在,所以重新答复应当是不同意原来那个理由,下一步就是,卫生部需要给出实质的理由。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吕艳滨认为,会议纪要属于政府信息确定无疑。

吕艳滨认为,会议纪要属于过程类信息,此类信息同样应当公开,国家也曾多次发文要求加强过程信息的公开力度,以保障公众的知情权。

吕艳滨表示,不公开过程类信息必须满足几个条件:如过早公开可能导致社会混乱、公开可能导致参与讨论的人员无法公正地发表意见、过早公开可能导致某一部分人因此获取非法利益,等等。

现在有些部门将一些可以归为过程信息的政府信息,一律简单排除在信息公开范围之外,这种做法是不恰当的。 吕艳滨说。

在杨伟东看来,政府掌握的信息都属于公共物品,除非属于法律规定的不公开情形之外,都应该向公众发布。

杨伟东说: 因为公众确实对这一类的食品安全非常关心,因为关系到每一个人,当然也包括工作在其中的行政人员。

杨伟东认为,行政机关确实需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所以公众也应当理解。 所以,我想我们理解行政机关的苦衷,但是行政机关也应当反过来做得更好,拿出真正站得住脚的理由让公众信服。 杨伟东说。

目前,对于法院的一审判决,双方当事人暂时都没有提出上诉。

本月22日,卫生部表示,赵正军的信息公开申请此前卫生部已经有了答复。根据当前法院判决,卫生部将重新答复,但仍旧强调会议纪要不属于信息公开范畴。

而赵正军则表示,如果卫生部依然不公开其所申请的信息,将会再次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此事。

癫痫患者能游泳吗
河南治疗牛皮癣如何选择医院
黑龙江男科哪家研究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